IMG_20181214_222015.jpg  

這真的是一次非常特別的觀影經驗,在果陀劇場的新戲-悲憫次神的兒女中場休息時,我和朋友發現周圍竟有那麼多人都在比手語溝通,是的,這是一部讓聽障人士也能觀賞的舞台劇,舞台兩旁有字幕,一句句台詞都顯示在上面,演員的壓力頗大,因為只要一有閃失,我們這些聽人(聽力正常的人馬上會發現)。

不僅如此,男主角 屈中恆還要把女主角 王曉書的所有台詞包含他自己要跟女主角說的話都用手語比出來,逐字逐句,而且只要一比錯,台下的聾人(失去聽力的人馬上會發現),所以真的要給屈中恆一萬個讚,他自己也說這是參與舞台劇演出以來,最具挑戰的一部。

女主角 王曉書,對她的印象一直都是漂漂亮亮的名模,沒想到她的演技那麼生動具有爆發力,也許跟她本身是聾人的成長背景有關,演起來入木三分,尤其被屈中恆逼得無路可逃,發自心中吶喊的那場戲,令人為之動容。

男配角 東明相,從電影 練習曲之後,就比較少看到他的演出作品,奧倫這個角色很適合他,因為他介於聾人跟聽人之間,聽力受損嚴重,但是能說也能聽,會比手語可以當兩者的橋樑,只是跟溫文儒雅外表所不同的是,劇中他為了爭取聾人們的權益,感覺就像是個熱血的社會青年。

女配角 夏宇童,這是讓我最吃驚的角色,直到上半場結束都還沒看出是她,翻了節目單時才發現,為了詮釋聾人的角色,不但改變說話及發聲方式,還有大膽勾引屈中恆的戲份,顛覆了以往覺得她嬌滴滴的印象。


還記得以前為了參加才藝比賽,特地去請教手語社的同學,學了一首手語歌 周蕙的約定,發現手語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,應該是說涵蓋的層面更廣,他可以照著字面來比,也能有更深層的意思。

這又讓我想到每次只要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,總是會有手語老師現身,如果是認真說政見那倒還好,有的居然就開始唱起歌來,像是最近的江山美人,還有的會唱起心經,讓手語老師臉上三條線。

雖然新聞報導一出來,都會變成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料,不過對於聾人朋友來說,手語是跟別人溝通的橋樑,儘管他們也能讀唇語,學習開口說,但是很多人會因為說的不好,而關上心門,拒絕開口,只願意用手語溝通。

 

悲憫次神的兒女就是這樣一個故事。

故事內容:

優秀的男老師傑姆斯來到聾人學校,引導聾啞學生讀唇語,甚至開口說話,但是有個女孩莎拉,卻堅持不願意開口,好勝的傑姆斯被這樣倔強的莎拉所吸引,兩人接受了彼此的全部,也結為夫妻。在一次為了替聽障人士「發聲」的事件中,傑姆斯再度要求莎拉開口說話,但這一開口卻挖出莎拉靈魂深處那不可告人的祕密……

 

在莎拉的世界裡,她認為自己從小喪失聽力就是一個悲劇,導致爸爸的離家出走,媽媽天天以淚洗面,跟姊姊的朋友出去,發現大家只想和她上床,卻連杯可樂都不願意請她喝。

因為這樣,莎拉從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到聾人學校當清潔工,用強勢的態度武裝自卑的內在,直到男老師傑姆斯打動了她的心。

只是他們從交往到走入婚姻始終用手語溝通, 對於這點傑姆斯很沮喪,他自認為是個很好的老師,希望能教會莎拉讀唇語,開口說話,做個"正常人"。

   

但是正常的定義是什麼?因為聽不見,不想讀唇語,不想開口說話,選擇比手語,就不是正常人了嗎?

這其實是件滿弔詭的事情,只要符合所謂多數的期待,就是正常,反之大家就會覺得"你好奇怪"。

所以那些有著天生缺陷的人們在學校受到嘲笑時有所聞。

說真的,我們沒有辦法感受在一個無聲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,看著別人正在交談,卻不知道說了內容該有多無助,所以能夠有一顆包容的心試著去互相了解、彼此體諒,不要用同情與憐憫的眼光矮化對方,會是面對聾人朋友最重要的課題,如果她/他剛好是自己另一半的時候更應該如此。

果陀劇場 官網連結 我要買票連結

 

 

    帆帆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